城市记忆:张謇通海围滩造田的四大工程

作者/来源:南通网   发表时间:2018-10-09 17:00:46

□朱今更

张謇“中国近代垦牧第一滩”的围滩造田,自1901年经清政府批准,获得开垦权成立通海垦牧公司起至1910年止,经历10年,从三甲、丁荡向东南至川流港,在232平方里海滩上,合计造田12.33万亩,剔除沟河路岸,净耕地为9.07万亩。

张謇先生高瞻远瞩,源于他“实业救国”的雄心大志,不畏艰难,在围滩造田中,针对具体实际,主要抓了“一划、二筑、三水、四镇”四大工程 。

“一划”,用八年时间划清地界。

张謇在《通海定界后记》中说:“合立界碑,俾两境居民、公司佃户晓然知界碑之北属公司,第一至第四及牧场地归州辖,界碑南之第五堤至第七堤地归厅辖,纳赋诉讼分别確矣”,说明划清地界的主要范围。

另据记载:公司成立后,首先着手处理土地的所有权问题,包括盐垦、农垦的划界,特别是盐运使强烈反对围垦……沿海大片荒滩,看上去好像都是无主的,但实际情况却是“几无一寸无主,亦无一丝不纷”,淮南盐场、苏松与狼山兵营等各有属地,寸步不让,为此张謇在这片大地上先后竖立了“通海界柱碑、垦牧公司通海分界碑、通海界碑、三补丁荡分界碑”四大界碑,做到通、海、盐、垦、兵地界泾渭分明,这些看似简单,而张謇却花了整整八年时间,可见其复杂性、艰巨性(上述四碑,除通海界碑失落外,其余三牌存世可见)。

地权划清后,张謇还顶着矛盾,着手料理海滩、荡田历史遗留问题,如“兵田、坍户、酬户、批户、荡棍”等,做到逐一落实,确保了社会的安定和垦牧的顺利开展。

“二筑”,筑捍海大提,挡浪墙等防潮工程。

在围滩套圩时,沿海首先筑堤,分“外堤、里堤、次里堤”三种。

外堤,因临海又称捍海大提,底宽4丈,面宽1.5丈,高1.2丈,里堤在通潮港口沿岸,底宽2.4丈,面宽8尺,高8尺,略小于外堤;次里堤在内河沿岸,底宽1.5丈,面宽8尺,高8尺。

在那个没有电动机械、全靠肩挑人扛的年代,大的堤不可能一次围成,而是分成小块即“圩”逐步进行,“圩”又被“格堤”分为“区”,“格堤”的堤面,就是堤内的交通大道。

大海喜怒无常,往往是说变就变,每逢台风季节,更是万马奔腾、浊浪滔天,造成灾害是常有之事,据记载“1902、1904年,两次遭到强风暴雨和大潮的袭击,堤岸被冲坏五十多处,公司遭受很大损失。”特别是1905年的特大强台风,堤岸多处冲决,“潮水冲至海复镇,使颐生酒厂的生产设备和库存原材料损失殆尽”,正在上海办事的张謇闻讯后,立即赶到启东,会同李盤硕等察看灾情、研究对策,决定在风口浪尖的险要地段,用水泥石块修筑堤岸,如挡浪墙建筑;在濒临海水之段,将堤身加高加厚,增加抗潮能力,如蒿枝港向南的捍海大堤,10年间,共修大堤12739丈、石堤260丈,里堤21384丈、格堤8624丈。现今由于海岸线向东延伸,蒿枝港向南尚存捍海大堤200来米,其余有的改造成公路路基,大部分削平为农田或乡间埭路。

“三水”,农田水利建设工程。

俗话说“有收无收在于水”。通海垦牧公司,是在荒滩上进行建设的,沿海防潮大堤,把海水挡在外面,属“攘外”;内陆江河水利建设属“安内”,二则相辅相成缺一不可。安内的主要工作是排涝、蓄淡如咸土洗盐淡化,其关键在于保证河道的畅通,对雨水的宣泄,为此垦牧公司先后规划疏拓了九条大河,又建了八座闸、五条大桥和无数的涵洞与便桥,九条大河是蒿枝港、小沙洪河、塘蒿河(桃花洪河),海复镇中心河,北通沙河,新港河,淮安河,盐界河,川流港,总长度:干渠21752丈,支渠8002丈,外河4572丈。其中盐界河早已坍入海中;川流港非川流河,址在七堤西南角,西北向东南走向,从东海中学向东入海,解放后的农田水利建设,裁弯取直而消失。

八座闸是:十七八总船闸,卄一总船闸,合中闸(七门闸),其余五条是水闸(西宁、天汾、吕四东北门、七堤北侧、东海中学东各1),五条大桥是:启东第一桥、大姑娘桥、石灰桥、牛桥、来鹤桥。

公司第八堤是牧场堤,地在三甲镇向东至头甲沈堤一带,饲养羊牛猪等,1904年因灾而半废,1914年第二次董事会通过废牧改垦,这样垦物公司就有垦无牧了。

在土壤改良上,采取蓄淡、种青、盖草、铺生等措施,收效甚好。

农田水利规划后,佃户住宅以窕、埭组合安排,南北向称窕,东西向称埭,全公司八个堤共有4486窕,每窕土地20亩,南北、东西长度比为5∶2,每窕两侧是泯沟(与横河、小河、大河相通);南端建住房,住房前晒场,晒场前即东西向交通大路,也称埭路,住房后有宅沟,可蓄淡水,养鱼,整齐划一,体现了新时代的气息。

“四镇”,以垦兴镇,以镇促垦。

1901年通海垦牧公司成立后,就着手谋划选址建造海复镇,公司出钱建房招商或招商建街,从1904年起至1914年,海复镇落成,有南、北、西三条街,店面五六百间(海复镇中心河向南增建了逸仙街——海门富翁黄佩高建,再向南建了烈民街——海门富翁,士绅、大生集团高级职员王己劲建,胜利街向西建了胜利西街,向北建了北新街),镇上有学校、典当、钱庄、银楼(金银打制),衣妆、粮店、花行、木行、酒店、栈房、日用百货一应俱全,至1920年前后装了电灯,通了电话与汽车,成为通东现代第一名镇。

海复镇建成后,又帮助周边龚家镇、东兴镇、富兴镇、富安镇的兴建与发展,小镇的发展又带动垦牧的壮大与发展。

四大工程的完成,亦即垦牧公司农垦的建成,也是张謇先生在“实业救国”宏图中,跨出了成功的一步,既为大生纺织业提供了原棉生产基地,也为苏北开发提供了样板,更为百年后的启东农业经济的腾飞打下了基础。

通海垦牧公司是中国第一个在荒滩上、筹集股份进行大规模土地投资开发的公司,是中国农业试图从封建主义的生产方式,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转化的尝试与过渡性的经济形态,其开拓性、改革性、值得后人继承、研究与光大。

参考文献:

《海门市张謇研究会》会长高广丰先生提供的史料。

《启东县志》《海复乡史》《启东水利志》《张謇相册》《大生系统企业史》等。